【海岸文学】小姨情深

小姨情深/


那天晚上,已经接近午夜了,我的小姨芝珀正在为我按摩。我伏在床上,她为我着颈和肩。天气很热,空调开了,放送着清凉,但到底是炎夏,她发力起来,难免出汗,而出汗就难免使她的气味散发,我觉得很好闻。这也许就是处女的女儿香;至少我相信她还是处女,因为照我所知,她虽已25岁,仍是从未有过要好的男朋友。小姨为我按摩,这是什么况是很特別的况。你看,我的妻子遭了车祸,成为昏迷的植物人,躺在医院里已经一年,沒有醒过来的希望,我等于丧偶,但又比丧偶更烦恼,因为我差不多每天都要去医院望,但相信她是不会知道的。也好在有小姨芝柏来帮我;她平时本已在我的公司做事,很能帮忙,现在还帮助我处理家中的杂务,我因妻子分了我的时间神,公司的文件要拿回家处理,她也来帮我。今夜处理了很大一批文件,我很疲倦,个懒腰说:「我真想去芬兰浴室洗个澡,找人按摩。」她认真地说:「不要呀!外面那些地方那么髒,你去洗一个澡,我来替你按!」我笑道:「你会吗」她说:「你忘记了我学完了物理治疗,有按摩师资格吗」这倒是真的,于是我就让她试试,试起来也真舒服。我说:「你比芬兰浴室的职业技师更好!」她说:「即是说你常常去了」我说:「不是呀,上月才第一次去!」她在我的肩上挞了一掌,怪责地说:「你真髒!」我说:「怎么了按摩有什么髒」她说:「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的治疗导师之中有一个以前是在芬兰浴室做按摩小姐的。她对我讲过!」我的脸很热,好在我是伏着的,她看不见我的脸红,但她该看得见我连耳根都红了吧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又说:「那还不是你们男人召的地方八百八十元一个套餐,先来一个老的来替你真按摩,然后来一个年轻的,一进来就光衣服….」她说得全对,但叫我怎么讲呢而她的语气很激,而似乎因此,那处女的女儿香也较为强烈了。我终于说:「你真不给我面子!」她说:「人家关心你嘛!」我说:「多谢你关心,但有些事你是不明白的!」她说:「我明白,你现在沒有姐姐陪你,你需要女人,她对我讲过,你的需要很强,三、四天就要一次。」我的脸更热;以我们的关系,实在不该谈这个,叫我怎么反应呢她在我的上轻挞一下,又说:「告诉我,姐姐出事之后,你去过多少次」我说:「就这一次,真的!」她说:「这一次你都不该去!」我也是不想去的,但男人是要的呀,怎好对她讲她又问:「那女人漂亮吗」我说:「讲真话,很难看!」她说:「哼!」就忽然起,急急走了出去,我听见浴室的门大力关上。我仍伏在那里苦笑;她是代她的姐姐生气还是忽然便急应该是后者吧前者是沒有理由的。过了好一阵,我觉得不妥,因为她去得太久了,难道她已经走了我起来出去,看见浴室门仍关着,我轻敲沒有应,我叫道:「芝珀,你沒什么吧」她哽地答道:「你別管我!人家很难看你也要,我虽然不算漂亮,也不难看呀!」我好像被一只隐形的拳头重击了一下,忽然明白了。我一向自以为很明白女人心理,怎么我这样笨但这一次我懂得怎样做了,我说:「你出来吧,我们好好地谈!」她不出声,我也明白,我要给她一个较不尴尬的环境:「我在房间里等你,我不开灯,我要告诉你一些你姐姐讲过的话!」我回到房中,熄了灯,仍伏在床上。她在十分钟后终于进来了。沒有灯光,我又不是面向她,她就沒那么难为,在床边坐下,我侧眼看见她背着我。她颤着声音问:「姐姐讲过甚么」我给了她这个话题,她就有一个很好的理由回进来了。我也告诉了她真话:「我知道你们姐妹非常之好,她对我讲过,你很喜欢我,你多年不男朋友,就是因为你拿我作比较,而她似乎有预,说假如她有什么不测,我要娶你。但你知道,你的姐姐口沒遮拦,想到就说,所以我也沒有怎样放在心上;你对我的,你自己沒有说过,我怎敢相信她」她不出声。我转过来轻轻执着她的手:「现在我知道了,我也坦白对你讲,女人之中,除了你的姐姐,我是最喜欢你的,我要再娶,一定娶你。」她低声抽泣起来了。我又说:「但现在你姐姐还在人间,我不能另娶,我怎能对你讲呢不过现在已讲了,我们就什么都可以讲了,你想我怎样对你呢」我又轻她的背。她静了一阵才说:「姐姐也讲过,假如她有什么不测,我就要代替她照顾你,首先是解决你的体需要!」我嘆一口气:「体不是那么重要吧」她说:「不重要你就不会去找女人了。我不想失去你,万一你找着一个你喜欢的呢还有那个嘉呢」嘉是我的女书,自我的妻子出事后她就经常有所暗示,怪不得她和芝珀一向都不咬弦;女人的本能使她们知道谁是场上的敌人。而芝珀也讲得有道理,她知道我与她姐姐的歴史。当年我们恋时,我有两个女朋友,难以取捨,芝珀的姐姐很开放地和我上了床,另一个却认为是大罪恶,我便顺理成章地娶了这个。我说:「嘉的心事我是明白的,可是我心里的人是你呀!」说着我就坐起来,拥着她她的嘴。她整个发,躺了下来,我拥着她了她的嘴好一阵,又轻着她的额。那女儿香更浓了,一定是而散发的。这并不出奇,因为我也,我的就已硬如铁棍,而我相信她也嗅到了若干男人的气味。我的心如放下了重担,因为我已和她通,以前不知道的也发了出来。我想要女人又不能正式找女友,但她的姐姐有言在先,她就有如她姐姐的化,我就可以不内疚。不过我马上又有了另一副重担:怎样处置她我说:「我们该怎么办呢我目前不能和你结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她说:「谁说结婚呢眼前的问题先解决呀!」我正奇怪她说的是什么眼前问题时,她忽然一手隔着睡握住了我的硬挺挺的。我有如触了电,差点了。我深唿吸着忍着。她忽然又放了手,说:「好硬呀!果然是,你想了!真可怜,姐姐说你几天沒有就坐立不安,你却忍了那么久!我用手来为你出吧!」我有些发呆,我说:「你不是处女吗」她说:「当然是了,但我听姐姐讲得多了,我还请那导师教过我呢!」即使不是处女,一个女人也很难对一个与她未有过体关系的男人讲得这么骨的。但我知这我这小姨的格是怪怪的,有些很普通的话她会认为难为而说不出来,但有些很难为的话她却可以毫无顾忌。不过,真的可以…..我说:「为甚么用手呢」说着我又拥住她,着她的嘴,既然用手也肯,何不真箇销魂我的右手按住她的左。她忽然狂勐地一弹开,跌到地上,坐在那里哈哈大笑。我不着头脑,拉着她的手要拉她起来,一边问:「你怎么了」她甩开我的手,还是笑着说:「不准碰我呀!死人了!不准碰!」我说:「但是我你你都不怕呀!」她说:「別的地方不要紧,那里就不行!你要我替你出,你就要听我的话!」真是怪人!她引起我的好奇心:究竟怎样才合她意呢我说:「不如任凭你摆佈吧!」她说:「这就对了,你要听话呀!先掉衣服!」说着,她就爬上床来,跪在旁边,很快就得我一丝不挂。她轻我的。这倒使我觉得难堪了,因为虽熄了灯,还是有外间的光从外面透进来,我的硬得一跳一跳的,她却还穿着衣服,很不和谐的。我说:「你也衣服吧!」她轻捋我的说:「我不过为你出吧了,我不需要衣服。」我说:「为甚么要用手呢,我们索造吧」她说:「又沒有安全套,下次买了才做吧!」我大可以即时起来去买,但我觉得和她一定是可以的事,倒不如先行享受一下她这特殊的服务。一个从未经人道的处女为我手,这是一生难逢的经歴,于是我继续任从她摆佈。她一只手温地捋着我的,另一只轻轻搓我的头。由于头有两个,她祗腾得出一只手,所以她左右地和搓。弄了一阵,她问:「舒服吗」我半闭眼晴,嘆息地说:「好舒服啊!」这是真的。她果然学过,而她的姐姐也果然对她讲得很详细,我是很享受头的,一面幹我会要求对方一面。那个芬兰浴的女郎也有为我这样服务,但觉差得太远了,她祗是作职业上的差,而这种事,沒有心支持是幹不好的。芝珀和她的姐姐真不同,我和她姐姐的第一次,她是害害羞羞,半推半就的,什么也不做,[本文转载自搜色小说频道]祗是张开腿让我进去。她起初也不肯为我手,我央求了许久才肯。总之现在我真有福,就盡享受吧。过了一阵,我不由自主手向她的部,她立即打开我的手,哈哈笑道:「说过不准了,很呀!」我说:「忍不住呀!不如你也下衣服吧!」她说:「又不是真做,何必」我说:「很难忍呀,我是人呀,你也该给我机会看到你美丽的体!」她说:「我又不美丽!」我扭着,撒娇似地说:「救命呀,不要谋杀我!」我是一个大人,撒娇似乎很笑话,但这是可以触发她的母的,她果然让步,说:「好吧,但我祗外面,你也决不准乱!」她说着就脚下地站起衣服。由于是炎夏,她祗要下T裇和牛仔,就祗剩了和内,都是鲜黄色的。她们姐妹的段非常相似,但姐姐皮肤较深色,她则是很白哲的,在暗光下几乎像电光管。她的毛则是浓得多的,她虽穿着内我也看得见,是因为她这是比基尼式内,很低腰,腰之上的小腹出鬈曲的短毛,差不多达肚脐;另一方面,她的姐姐却是稀疏的一小掫。她举臂时我看到她的腋下是光秃的,后来她告诉我是剃去了。她坐好继续捋我的和我的头,一段时间之后,她埋怨起来:「还沒有到手好累呀!」我知道,她的姐姐也有埋怨过,初期未习惯是很吃力的,而这一次我又特別久,一方面是她未有实际经验,捋得不那么「到」,而另一方面我是还有所求,故意盡量忍住。我说:「你帮帮我吧,我要你,那就以快些出!」她又让一步说:「那好吧,但祗准这里!」她拉我的手放在她的两腿间,隔着内按着她的户,「祗准这里,不准!」这又是另一怪,大多数其他女人,包括她的姐姐,都是初期祗准,后来才准户的,她却倒转来。我也接受,而她改变了方式,跪起来,用嘴巴吸住我一边头,一只手我的另一边头,另一只手捋我的。我乐死了,我就是希望她吸吮,但不敢出声,显然她的姐姐告诉过她,这是我最喜的方式,而那导师也告诉过他,这是多数男人喜的方式。在同时,她跪了起来,就很方便我手到她的两腿之间她的户;如她坐着是不到的。我着她那肥厚的户,手指在中间轻揩,觉到那窄窄一条裆已透了,而核硬挺地突起。因为我的使她兴奋,她更为狂热地服侍我,嘴巴和一只手替着处理我的两边头,而另一只手就不停地捋我的。我很享受,但又不虞早洩,因为她经验浅,手的拿揑不很准,而时间长了她也捋得慢下来了。同时我则再进一步,推开她的裆,中指找到她的核,在水氾漤中贴着轻轻摩擦,她沒说过不准,而此时相信她也罢不能了。她这一点也与她的姐姐不同:姐姐的核不明显,她却是楚地一个小球,而分泌的水多到沿我的手指流下来。她吮住我的头的嘴也吐出销魂的,体发出轻微的抖颤。跟着她忽然长嘆一声,放了我,在我的旁边躺成大字形,垂死似地说:「先….我到….高潮!」一个从未与男人亲近过的处女怎么懂得说这话就是因为她的姐姐对她讲得多。我和她的姐姐最初因为怕怀孕,祗是,最初几次是我她的核使她达到高潮,后来我因沒有得很苦,我央求她她才含羞学会了为我手,后来忍不住了才让我入,但即使高潮时她也祗是低嘆一声,沒有芝珀那么狂热。现在她有这要求,就因为听她的姐姐讲过有样的事。我的刺激兴奋真是难以形容:一个处女向我要求手高潮,这确是一生难遇的。我说:「你得光呀!」她全不反对,首先畧挺盘骨下那条比基尼内,跟着畧挺上,解开背扣除下,这两件贴衣物都丢到一旁,大张两腿。我为之眼撩乱,因为她的双和户都是首次呈现,正是目不暇给,我要轮着看一眼她的户又看一眼她的双。她的毛果然盛,一片浓黑,在暗光下看不清楚户中间那条缝,而她的房也似她姐姐是的球形,头是很浅的藕色,在暗光下就与皮肤混成一片,彷似是无色的,而中间内凹,像两个小小的火山口。我听说头内凹是发育未完整,多吸吮可以吸出来。我在呆着时,她不耐烦地把大腿一开一合,抗诉地说:「你在等什么」我最想的就是爬到她的上,把我那硬挺已极的入她的户,剌破她的处女膜。但事前有过协议,我不想食言,而因为我的经验富,已不是血气方刚,也能自制。于是我在她的右边躺下,左手过她颈下揽住她的肩,右手就到她的户处,中指拨开她浓的毛,找到中间的核,轻轻摩擦。核仍然胀硬,而富的水使之,摩擦起来很顺。她马上就销魂地抖颤起来,喉咙间发出的,其声调竟与平时不同。在这里我必须补充,为女人手并非简单容易的事,而是必须有些必要条件的。首先是要够,如女方分泌不足,应到店买剂,如未及买备,可以用口涎代替;干的核,摩擦是会痛的。第二是要轻,你可以试验一下,用指尖摩擦自己的掌心,重摩几下和轻摩几下,你就会发现,越轻就越快和;这是的诀,越轻是越快的。第三是手要吊着,不能按着她的体任何部份借力,要像建筑地盘的吊臂,祗你的指尖触到她的核。第三是用中指摩擦她的核,这样馀下的几只手指尖自会轻揩到她的户地带,增加快和美。第四是这只中指祗能用上指节中部最多的部份摩擦她的核,如此就可避免指甲刮着她,因指甲刮着是会痛及引致受伤发炎的。如指甲长就必须剪到最短,留指甲的人是不可做这事的。第五是最舒服的未必是核本,而可能是其上、其下或其侧,有许多女人核不明显,找不到,所以最好是试,由女方讲出哪一处是最舒服的。第六是有些女人不喜核的方式,祗喜欢入,如是这样的话,就不要勉强。且说芝珀在我的妙手调弄之下,舒服得死去来似的,两腿一开一合,有时挺高户,有时「呀」的长叫一声。她的一只手在我的肩上着揑着,另一只手握住我十分挺硬的,她那火山口似的双峯在我的眼前摇来摇去,我实在忍不住了,一口吸住了她一只头,她高高地「呀」的一声,更疯狂地扭,但并不抗拒,显然现在已不是「好」而是好舒服了。我吸吮,用舌尖轻揩它的顶,而且左右轮着。终于,她全痉挛,喉咙发出断气似的哼声,核发大了不少,像喷泉似地出,她放了我的,两手紧抓我的肩,跟着腿就直合起来,住我的手。我知道她高潮来了,手就停了,祗轻按住她的户,嘴巴也放了她的头;这时是需要停的,如继续,她会得受不住,就如男人了还继续捋他的。两个人都静止,深唿吸,她终于松了一口气,说:「好舒服呀!」我实在无法忍耐,一翻就到了她的上面,两膝逼开她的两腿,极为飢的头顶住她的户中间,就向前冲。由于她分泌了那么多水,我一就进去了,进了一半似乎有些阻碍,但随即冲破了障碍,大概是她的处女膜破了,让我成条入盡。这一两秒间她祗是抖了一抖,并沒有反对,我凭经验知道女人得了手高潮之后是极想被入的。我开始抽送,她迎合地用两手玩弄我的尖,但是哀求地说:「別在我里面呀,大了肚子不得了!」我说:「你放心!」我也明白,大了肚子可以结婚,但她的姐姐仍在世,我不能重婚,而要她去堕胎也不大好。我开始抽送,她虽有处女的紧凑但非常之,使我快得仙死,而她的反应更强,两手有时像要把我的头撕下来,有时大声嘶叫。我后来知道,她在这入的过程中有了三次高潮。终于,一阵蚀骨的销魂由嵴骨末端开始,我立即抽出,贴在她的肚皮上磨擦,狂喷而出。这当然不及在她的道里舒服,但以后可以补回。我静止,她也静止下来。然后我翻离开了她,在旁边躺下,她挨近把头枕在我的肩上说:「很舒服呀,两种高潮是不同的。」她又用手指划划小腹上的,说:「哗,好大一滩!我会去打避孕针,以后你在我里面!」我们再上床是一个月后,因为要等她的避孕针生效。她要我先为她手才入,她两种高潮都要。我能亳无顾忌地在她里面,真美死了。以后都是这样。嘉六个月后辞职,她说因为猜到了我与芝珀的关系,我也不留她。我和芝珀至今已维持了三年,她的姐姐仍躺在医院,将来不知如何,但将来的事谁能料呢我们总要生的。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麒麟说书 » 【海岸文学】小姨情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