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动漫】林海潮生 (5-6)

林海潮生

. 林海潮生 作者:同舟2021.8.26首发于第一会所 第五章 陈芳很纠结,也很恐惧,她害怕自己与张潮生的事,被赵驼子说出去。 村里便是这般,东家长西家短,几个呼吸间便可以传遍全村。 何况……自己和张潮生还没有定亲,提前发生了关系,在村子里,是绝对不允许的,甚至一些大城市,还要被浸猪笼的,因此,陈芳很是恐惧,害怕赵驼子会将事说出去,何况……他的手里,还有自己的贴衣物。 当初看到赵驼子的时候,陈芳就慌得不行,只不过考虑到自己的郎张潮生,并没有表现出来什么,况且赵驼子也溜得快,拿到陈芳的贴衣物之后,便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彼时的陈芳,心事重重,便是家中的晚饭,也无心多食,反而是在吃过饭以后,来到了赵驼子家门前,犹豫再三,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赵驼子是村子里的光棍,家贫貌丑,再加上格有些偏执,村子里没有多少人愿意与其往,更不会在他这破屋前过多停留,因此,此刻在赵驼子家门前晃悠的陈芳,格外的显眼。 好在,现在是饭点,赵驼子家附近,并没有多少人。 陈芳晃了几圈,赵驼子家的门,突然打开,随即,赵驼子站在屋里,冲着陈芳招了招手。 陈芳看了看四周,四下无人,犹豫了一下,迈进了赵驼子家的家门。 刚刚进屋,一酸臭便扑面而来,赵驼子家给陈芳的第一印象只有两个字,脏乱!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漆黑的墙面下,是散乱一地的衣物,那些衣服堆积在一起,似乎都已经发臭了,整个茅屋冷无比,方桌上点着一盏菜油灯,散发着微弱的光芒,成了整个房间唯一的光源。 诺大的房间,一眼过去,只有一张床,一方桌,床是毛席,席子都已经磨得发亮了,茅杂乱的了出来,整张席子,就像是被人丢弃不用的破烂一般,油灯下,是赵驼子那张是褶皱的老脸,一张老脸上挂着自以为很是慈祥的微笑,实际上,张老脸的褶子叠在一起,比哭还难看,配上那纤瘦的影和岣嵝的驼背,就像是陈芳小时候母亲所讲的睡前故事里的妖怪一般,要多丑陋有多丑陋。 这还是陈芳第一次来赵驼子的家,闻到这恶臭,脸上便浮现了毫不掩饰的嫌弃,她抬手着自己的鼻子,看着这诺大的房间,不知道该从何处下脚,更不知该如何是好。 反倒是一旁的赵驼子,脸笑意的打量着陈芳,炙热的目光,从上到下,一寸一寸的扫视着陈芳,尤其是那视线落到陈芳部和腿上的时候,还会明显的停留好久,脸上的笑意,也写了不怀好意。 “赵叔……” 而陈芳,明显不喜欢赵驼子的目光,她站在房间里犹豫了一下,还是极其不不愿的开口了。 “我的衣服…….能还给我吗?” 说到衣服两个字的时候,陈芳有着明显的停顿,因为她的脑海当中,也不由得浮现了今天白天和张潮生在山洞里的画面,同时从赵驼子那个角度,明显后者将一切看在了眼里,包括……自己的子。 一想到自己的子被这么一个恶心丑陋的驼子看了去,陈芳就直觉恶心,恨不得冲回家里,好好地清洗一番。似乎赵驼子的视线仅仅是在自己的上停留,就是一种罪恶和恶心。 反倒是赵驼子,此刻脸的坏笑,起了别的心思,装傻充愣道: “衣服???什么衣服?我什么时候拿你衣服了?你可别瞎说哈,你一个黄大闺女的,赵叔怎么能拿你的衣服!” 那一脸“震惊”的模样,好似他说的都是真话一般。 这样……只会让陈芳更觉恶心。 她的视线在屋子里再次扫了一眼,募的,在那席之上,黑的已经油亮的被子之下,发现了红色的衣角,看其面料,正是自己的肚兜! “这不是吗?” 陈芳一刻也不想在赵驼子这脏乱差、酸臭无比的茅屋里过多停留,直接一步上前,掀开被子,将自己的贴衣物握在了手里。 握在手中的一瞬间,陈芳的脸色突然一变,猛地松手,肚兜直接掉落在了地上,而她的五指之间,有着好似清粥一样的东西,糊糊的,刺鼻的腥臭味,比这房间里的酸臭味还要清楚。 “这是……” 陈芳看了一眼,恶心的差点儿连隔夜饭都吐了出来。已经偷尝禁果的她,自然知道这糊糊的东西是什么。 “嘿嘿……” 看到陈芳这个样子,赵驼子像是谋得逞了一样,出了更加渗人的坏笑。 “小芳芳,你可是把赵叔的子子孙孙都握在了手里,咋地?想给赵叔生孩子啊?” 陈芳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不由得大脑一片空白,失去了思考能力。反倒是赵驼子,一步步的逼近,脸的笑。 手掌当中,还残留着那糊糊的体,腥臭味直冲鼻头,修长的手指当中,还有的拔丝。陈芳能够想象的到,自己的贴衣物刚刚经历了什么。 看着地上的衣物,那是女孩子最贴的肚兜,赵驼子脸笑的一步步靠近。 “小芳芳,你的肚兜真香呐,料子也好,赵叔用它裹着自己的巴,撸了一发,别说,还挺有觉的,就是不知道你的子是不是也和你的肚兜一样香,一样,来……让赵叔看看!”赵驼子举着双手,半空中做状的一步步朝着陈芳靠近着,也是在这时,陈芳才发现了自己已经处魔窟了,登时便一步步朝后退着。 “你干什么?” “你别过来!” “你再过来我喊人了!” “村子就这么大,我随便一喊,就有人过来!” 陈芳很聪明,遇事虽然慌张,但基本的逻辑还在,知道如何让自己险。 不过…… “喊呗!” 赵驼子一脸的不在乎,似乎早已经吃定了这个年纪能当自己孙女的小丫头一般。 “你喊大声点儿,把村里人都招来,最好把你父母也招过来,让他们看看自己生了个什么女儿,正好也让全村人都知道,你和张家儿子的丑事,说不定,你们还会被村长浸猪笼,做一对亡命野鸳鸯,生不能同寝,死可以同!” 赵驼子的话,字字句句,全都深深地烙印在了陈芳的脑海当中,口而出的话语,更是如同一柄利剑,直指陈芳的喉,她愣在了那里,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赵驼子见状,他清楚地将陈芳僵硬的脸色和神全都看在眼中,登时便欣喜过忘,知道自己算是一下子准了陈芳的死,因此他也没有再步步紧逼,反而是慢慢的走到了凳子前,一坐了下来。 “你想要……” 陈芳呆愣许久,方才面如死灰的转看着赵驼子。 “干什么…….” 干什么这三个字,陈芳几乎是从牙缝里一字一句的吐出来的。 而赵驼子,脸嬉笑的坐在那里,他等着,就是陈芳这句话。 只见他不慌不忙的开口道: “你赵叔是咱村子里出了名的光棍,一直连老婆都还没有娶上,胯下的这杆长枪都快要生锈了,没别的要求,你替你赵叔擦擦枪呗!” 赵驼子说到这里,那自上而下的打量的目光,又出现在了陈芳的上,那恶心的目光,每扫过自己上的一处地方,都让陈芳直别扭,皮疙瘩起了一。 彼时的赵驼子,浑上下血沸腾,看着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如同宰的羔羊一样的陈芳,赵驼子恨不得现在就将这年轻唯美的酮体按在下,如同山洞中的张家小子一般,狠狠地弄,不过他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因此,只是坐在那里,看着陈芳,等着她的答复。 其实,赵驼子心里也清楚,自己吃定陈芳了,这个年轻的小丫头,在自己拿到“铁证”的况下,根本翻不起几朵浪! 果不其然,赵驼子的话,让陈芳始料未及,更是对第一次遇到这种事的她造成了无法弥补的冲击,她站在那里,只觉全都在发抖,恐惧、绝望、无数种绪,在她的心头蔓延…… 一时之间,陈芳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反而是赵驼子,等了一会儿之后,眼见陈芳没有作,也渐渐地失去了耐心,蹭的一声,就见这个赵驼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作,惊醒了楞在那里的陈芳,她猛地抬头,对视上了赵驼子的眼睛,吓得噔噔蹬蹬的后退了好几步。 站起来的赵驼子,脸坏笑的看着陈芳。 “怎么样?考虑的如何了?你要是帮你赵叔,你赵叔便不会把你和张家小子的事说出去,只要你伺候赵叔伺候的舒服了,你和张家小子的事,绝对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赵驼子一边说,一边手解起了自己的腰带,片刻之间,下不着片缕,那粗短的双腿,有眼可见的粗长腿毛,一片片,像是浓的皮一般,铺在那一双短且粗的腿肚之上,再往上,则是那双腿之间的计。也不如张潮生的那般粗大,反而像是一只刚刚破壳而出的“雏鸟”一般,短小的缩在那成烂泥一般的当中,细看之下,就有人一截小拇指般长短,周围则是细的毛,油亮漆黑,像是灌木丛一样,将那短小的牢牢盖住。 赵驼子的突然作,依旧给陈芳造成了冲击,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除了张潮生之外男人的,登时吓得歪过了头去,不过……那赵驼子短小的,还是印在了陈芳的眼里。 去外的赵驼子脸笑,缓缓朝着陈芳走来。 陈芳退无可退,膛剧烈的起伏着,脸上的慌乱和恐惧没有丝毫的减缓,反倒是那赵驼子,来到陈芳面前之后,就手抓住了陈芳一只手的手腕,照着自己的胯下了过去。 被赵驼子的大手抓着手腕,陈芳极力的想要挣扎,可赵驼子别看年纪大了,力气却也不小,那手死死地抓着陈芳的手腕,不给其挣的机会。随即,陈芳的手,被死死地按在了赵驼子的之上。 “小芳芳,你说你害羞什么?你又不是什么黄大闺女,男人的这东西,你还没有看到过吗?是不是只过张家小子的计儿呀,今天让你受受你赵叔的!” 说着,就见将手按上去的赵驼子,大力的抓着陈芳的手搓着,陈芳一脸的不愿,奋力的甩着手臂抗争着,两人就这般争执了一会儿,赵驼子心生不耐,脸色狠辣的道: “听话!你要是再反抗,我就把你和张家小子的事说出去!” 这句话,可谓是凿不烂的金刚钻,让反抗的陈芳,一下子僵在了那里,而赵驼子,则是继续抓着失去反抗的陈芳的手,在自己的上面搓着。 和赵驼子那树皮一般,且是老茧的大手不同,陈芳的手,又嫩又,五指纤细,就像是美玉雕琢出来的一般,在手中,更是如同豆腐一般嫩,在加上能当自己孙女一样的年纪,这样的差距,让赵驼子兴奋非常,在当初拿到陈芳贴肚兜的时候,赵驼子便将肚兜捧在自己手里闻了许久,然后在上面留下了自己的子子孙孙,现在由肚兜换成了手,带给赵驼子的觉,更是非同一般,握着陈芳的手在自己的上面还不够,赵驼子直接住陈芳的下颚,将她的脸转了过来,然后踮起脚尖,朝着陈芳的红了过去。 陈芳脸的厌恶,借着高优势,往旁边转着脑袋,说什么也不让赵驼子得逞。 两人这般僵持了一会儿之后,赵驼子干脆直接抱住了陈芳的腰,推搡着她,往自己的席而去。 陈芳扭着子拒绝了几下,最终还是被赵驼子推倒在了屋子里的席之上,接着,就见赵驼子喘着粗气,双眼通红的撕去了自己的上衣,至此,丑陋矮小的赵驼子,一丝不挂的站在陈芳的面前。 看着这个村子里许多年轻人心目当中的美娇娘,赵驼子激地浑发颤。 而陈芳,此时此刻,似乎已经放弃了挣扎,在被推倒在席上的一瞬间,陈芳就清楚了自己的命运。她不在躲闪,反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赵驼子,那清冷的眼神当中,写了死寂和绝望,面对下体有了反应,已经渐渐地了起来的赵驼子,陈芳手解开自己的衣带,主地褪去自己的衣衫。 “不要被人看出来,你快一点儿!” 褪去衣衫的她,出的是洁白如玉的酮体,长发如一朵盛开的牡丹,平铺在整个席之上, 歪着头,闭着眼,眼角流淌着清泪。 放弃抵抗的陈芳,就当是自己被猪拱了一次一般,不再反抗,不再羞羞答答,反而是死灰般的躺在那里,一不。 为了不被父母发觉,她还主的褪去衣衫,放到一旁,生怕被火焚的赵驼子撕扯成条,回家不好代。 陈芳虽然年轻,可心思,依旧比寻常男人还要细腻。 看着年轻姑娘的酮体,赵驼子像是野兽一般的喘着粗气,目光死死地打量着下的陈芳,那挺拔的房、平坦光的小腹,小腹下是一双修长紧致的玉腿,玉腿当中,有着女最神的芳地,看着这比自己年轻了好几轮的酮体,还是整个村里最年轻最漂亮的酮体,这一刻,却是属于自己这个打了一辈子的老光棍,赵驼子激地连上已经挺起来的,头处都分泌着晶莹的。 陈芳已经认命,她人字型的躺在席之上,眉梢眼角,清泪流淌,而那看着陈芳年轻酮体的赵驼子,着唾沫,手握住了自己的,前后撸着。 那根已经硬起来的,依旧短小,似乎只有一人中指长短,而且也不如张潮生那般的坚硬似铁,反而颤颤巍巍的,好像随时就要折断一样。 就是这样的,此刻却是跟随着赵驼子,来到了陈芳的芳地之外,不过赵驼子并没有着急进去,而是整个人压在了陈芳的上,那是褶皱,好似树皮般的大手,指甲皲裂,缝里全都黑色的泥土,此刻却是颤颤巍巍的,如同他剧烈的喘息一般,哆哆嗦嗦的来到了陈芳的部前端,接着,就见那一双大手,一左一右的握住了陈芳的部。 饱挺拔的酥,在并不明亮的油灯灯光下,投到旁边的墙壁上,展现出一幅优美的曲线,就像是平原上的山地一般。凹凸起伏、挺,但在灯光之下,这一对大山,却是被一双大手握住。 受着自己的体被赵驼子侵占,歪着头闭着眼的陈芳,即便心里已经做下了决定,此刻那白嫩的酮体,依旧在轻微的颤栗着,尤其是在赵驼子的一双大手握住自己房的瞬间,陈芳的双手,死死地抓住了下的席,将那杂乱的枝,牢牢地握在了手里。 泪珠,一滴接一滴的落。 顺着眼角,滴落在席之上…… ———————— 第六章 这就是女人的房吗? 自出生起便单的赵驼子,今天终于到了女人的房,他脸的认真、呵护,就像是捧着一件珍贵的宝贝一般,握在手里,肆意的欣赏着,观看着,那一张老脸,血压飙升,通红的好似猴一般,他压在陈芳的上,一双大手握着房轻轻地着,饱,丝还带着弹,淡淡的少女体香,冲击着他的鼻头。 这就是圣女峰吗?男人最望,最喜欢的地方? 赵驼子捧着这对挺拔的峰,将自己的老脸埋了进去,埋进手中的圣女峰当中,然后,左右手同时挤压,粉嫩的,带着温热和弹,冲击着赵驼子的脸颊。 赵驼子将脸埋在中间,受着被粉嫩的房挤压着将近窒息的快,随即,将自己的脑袋从那粉嫩的当中抬了起来,是胡渣的嘴巴张开,像是一条蛇一样,从里面探出了是口水,且冒着热气的舌头,接着,就见赵驼子对着陈芳的其中一个房低下头去,的舌头对着那粉嫩的和鲜红的豆蔻舔了下去,舌尖带着口水,围绕着豆蔻转圈。 几圈之后,陈芳的房已经是一片,接着,就见赵驼子张开嘴,直接将那粉嫩的豆蔻含进了嘴里,轻轻地吸嗦着,纵使从来没有碰过女人,玩弄房的本事还是无师自通,仿佛这就是天生烙印在男人记忆深处的本事一般。谁让,每一个婴儿,出生接触到的第一件事物,就是母亲的房。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对异部的望,成为了每个男人埋在魂深处的执念,一如此刻的赵驼子,像是一头发的公猪,埋头钻在陈芳的房当中,一直不曾出来。 直到那舌头舔弄的发酸,这才意犹未尽的抬起了头来。 接着,就见其对着陈芳的脸颊又亲了下去,陈芳将头歪到一边,只让赵驼子亲到了自己的脸颊,饶是如此,赵驼子都如先前亲房一般,小啄米似的亲了好久,这才好似想起了真正的正事。只见其趴在陈芳的双腿之间,子耸,向前顶了几下。陈芳的子前后晃了晃,脸上却是没有任何表。 第一次如此的赵驼子并没有因为自己随意的顶两下就进去,他从陈芳上爬了起来,低头看向了自己的,只见那原本还笔直的,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又恢复了原状,缩成了米粒大小,赵驼子急的头大汗,手握住了自己的,不停地前后撸着,饶是如此,那依旧没有丝毫变化,仿佛是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般,再难恢复先前的“雄风”….. “!” 赵驼子暗骂了一声,视线又放回到了陈芳的上,随即,就见其往前几步,整个人坐在了陈芳的上,那不拉几的,正耸拉在陈芳的下颚处。 “来,给赵叔含一会儿!” 虽然没有真正做过,但年轻的时候,赵驼子也在县城里看到过有人贩卖春图,里面的场景和体位,到现在都记忆犹新,因此,便照着记忆中的模样,想让陈芳给自己来一点儿。 面对耸拉在面前的短小虫,陈芳只觉一阵恶心,她牢牢闭着嘴巴,不为所,赵驼子的虫往前挺了几下,始终不得其门而入,这也让赵驼子更加的着急了,径直开口道: “快点儿,你也不想让全村都知道你和张家小子苟合的事吧?” 赵驼子说完这句话,便低头俯视着陈芳,她相信,这个没有多少心机的小姑娘,一定会屈服。 果不其然,听到赵驼子这么说,原本将头歪到一边的陈芳慢慢的转过了头来,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赵驼子。 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相信赵驼子早已经是被千刀万剐了。但此刻,赵驼子却是脸的兴奋,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只因….陈芳妥协了! 他一只手着自己的小虫,微微向前挺着子,的虫耸拉着,搭在陈芳的红之上。 赵驼子握着自己的虫,左右摆,让那短小的虫,在陈芳红的间来回晃悠。 那短小不说,似乎已经很久没有清洗了,上面有着十分刺鼻的腥味,陈芳闭着眼睛,皱着眉头,脸痛苦的忍受着。赵驼子的所作所为,比杀了她还要难受! “来,张嘴……” 赵驼子握着自己的虫,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陈芳,一想到村子里最年轻最漂亮的姑娘此刻就要舔自己的小兄弟,赵驼子就觉格外的刺激,比做还要来的刺激。 而陈芳闻言,起初还是无于衷,但几次三番的促之后,陈芳只能无奈的张开了嘴巴。 朱刚刚轻启,那虫便见缝针的钻了进来。 “嘶……” 进入的瞬间,温暖和紧致的少女口腔,便让赵驼子舒爽的吸起了凉气,那老脸上树皮一般叠在一起的褶皱,更是无声的颤栗着,厚重的眼袋,也轻轻地抖着,仿佛那口齿之间吐出来的热气,是此刻心底最深处的见证。 这还是赵驼子第一次享受到女人的服侍,温的嘴腔包裹着自己的,前所未有的舒爽让赵驼子的驼背仿佛都好了一些,最起码此刻的他稍微的直起了一丝腰,深的吐息着。 陈芳并没有主服侍,那短小的虫进入她的嘴,仿佛和没有一般,受不到丝毫的存在,反倒是那赵驼子,在享受完进入后的舒爽之后,便紧跟着开始自己挺着腰,享受了起来。 短小的虫,在陈芳的朱当中,一下接一下的进出了起来。 起初,那虫还很是短小,但随着赵驼子一下接一下的进出之后,那短小且没有丝毫起的虫,竟然开始渐渐坚硬了起来,果然,不论是年纪大还是年纪小,只要是男人,都无法抵挡口带来的快,在一下接一下的进出当中,那已经如同此刻的赵驼子年纪一般的虫,竟然慢慢的蜕变了开来,原本已经萎下去的虫,缓缓地再度抬起了头,开始变得坚硬,头更是从那踏踏的表皮包裹中困而出,像是破茧成蝶一般。 受最深的,便是此刻嘴里含着赵驼子虫的王芳。 那虫在嘴里逐渐变大的觉,通过她的舌苔,传递到了大脑当中。 虽然受明显,但赵驼子那变大的虫,和张潮生的相比,俨然不足挂齿,甚至连陈芳的口腔都没有塞,陈芳眼睛里的鄙夷没有丝毫的减弱,并且依旧是如同一尸体一般,没有丝毫的表示,反倒是那赵驼子,将手撑着席面,整个人对着陈芳的朱,奋力的抽送着。 呼……呼….. 不过抽送了几下,喘粗气的声音,便在整个房间回。 那苍老的额头之上,更是的浮现着一层汗珠,像是清晨尖上的水一般。 前后抽了不过几下,陈芳便看到了赵驼子脸上那极力忍耐的表,且在自己嘴里的虫,开始慢慢的跳了起来,已经经历过人事的陈芳自然清楚这意味的什么,登时,那古井不波的脸上闪过慌张,二话不说,在赵驼子脸上的表即将井喷之际,猛地将那嘴里的虫吐了出去。 虫吐出的瞬间,噗嗤噗嗤,跳,狂喷。 那积攒了一辈子的浆,第一次在异的上喷洒,虫虽小,但五脏俱全,那喷洒的浆,带着的温度,噗嗤噗嗤,全都洒在了陈芳那张俊俏的容颜之上…… “林海哥,陪我去村里走走吧!” 夕落在了半山腰,还未完全下去,金黄的光铺洒在路面之上,宁静中,更添几分安逸。寂静的小山村,有着猪狗牛羊之声,这是在圣洁高贵的青云宗里,从来不会看到的风景,走在前面的水清漓,看着周边的风景,脸的怀念之。 后的青梅竹马,此刻如同一位老实忠厚的仆人一般,跟随左右,不敢有丝毫僭越,只是时不时的,抬头看着前面雍容华贵的影。 白袍轻纱,仙气飘飘,莫说那雍容华贵的姿,便是那一不染风尘的白衣,在这破旧落后的贫苦小山村中,都显得格外的显眼,山野村路,蚊虫苍蝇居多,可这些蚊虫鼠蚁,却是没有一个,环绕在水清漓的三尺之地,仿佛那圣洁高贵的仙子娇躯,是它们不能沾惹玷污的存在一般。 看着走在前面的水清漓,张林海只觉自己和她的差距,好似一道难以跨越的鸿一般,她是仙子,是青云宗的宗主夫人,是修行之人,自己……一介凡人,老弱多病,早已经不似年轻时候那般,他也偷偷地抬眼看着四周,村子里的人和自己一般,躲在屋子里,透过窗户、门缝,打量着这个自小在村子里长大的仙子,与自己一样,不敢上前,不敢靠近。人老成,的越久,越是知道为人处世,仙凡有别,纵使再亲近,也要学会保持距离,这世间,最不缺的,便是不自知的愚者。与这帮村民的唯唯诺诺不同,此时的水清漓,故地重游,脑海当中浮现的,全部都是过往的点点滴滴,那年,那日,那时,枯井、槐树、土路、碎石,二十多年的时间,一切似乎都没有改变,村中的一切,还是那么的熟悉,一层不变。 只是……水清漓虽然目不斜视,但强大的修为依旧能够毫不费力的应四方,村中人的一举一,尽皆映入眼底,他们的刻意躲避,让水清漓无声的叹息,尤其是后的张林海,唯唯诺诺,与自己刻意保持距离的模样,更是在水清漓故地重游的思绪上,舔了沉重的一笔。 两人这般一前一后的行进着,快要走到村头的时候,却见一少女低着头,迎面而来,诺大的村子,旁人对水清漓都是敬而远之,唯独这个女孩,低眉垂眼,不知在想着什么事,冲着水清漓迎面而来。 两人擦而过的瞬间,水清漓眼神撇了一下,洗去面上的土气,妆容梳洗打扮一二,却也不失为一个美人胚子。 “林海哥,刚刚过去的那个女孩是……” “陈家的姑娘,我和他家说一声……” 水清漓开口,张林海还以为水清漓是为了陈芳刚刚与她擦肩而过,没有让行冒犯了她而开口询问。因此水清漓的话音刚刚落下,张林海便如此回答。 “不是……” 水清漓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随口一问!” 张林海的毕恭毕敬,让水清漓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而且她看得出来,那个姑娘心事重重,从始至终都没有注意到自己,水清漓也不是那般喜怒无常的修行之人,更不会因为自己的份而对村里的人有太多的疏远和份高低贵之,因此,说过那句话后,水清漓便继续朝前走去。 张林海则快步跟在后面,不发一语。 这般一前一后的转悠许久后,到了饭点,水清漓以及张林海二人,又回到了张林海的老宅当中。 张林海的儿子张潮生,此刻就站在院门口迎接着,他不仅有着上好的修仙根骨,人也机,日后的成就,不可估量。 “师父,饭好了,吃饭吧!” 对于水清漓,张潮生很是熟络,水清漓也自然喜欢这个水根的徒弟,三人进了屋子,却见张林海的母亲站在一旁,屋子的放桌上,摆着,正是张林海母亲拿手的叫。 村中每家每户,皆有家禽饲养,这些家禽,只有逢年过节,或者家畜老矣的时候,才会烹宰来吃,此时却是用来招水清漓,足以见水清漓这位高高在上的仙子在张家人心目中的地位了。 水清漓入了主座,其余三人,却是站在屋子里,不为所。 “张姨,你们也快来吃呀!” 虽早已有辟谷之能,可张林海母亲的善意,水清漓自然不能拒绝,并且面前的碗筷,不似记忆中那般缺角裂纹,相反崭新无比,显然是将平日里舍不得用的新物拿来款自己了。 看着面前热气腾腾的叫,水清漓莫名有些。 村里人质朴的,纵使过十年百年,也不会有丝毫的改变。 “师父,我们早就吃过了,你吃吧!” 一旁的张潮生如他的父亲一般,毕恭毕敬的站在一边,嘴上虽然这么说,但盯着叫的眼神和不停的喉咙,却戳穿了他自己的谎言。 看到张潮生这般样子,水清漓思考了片刻,随即手一招,就见空落落的桌面之上,瞬间摆了珍奇果,这些果颜色各异,散发着浓烈的香气,出现在桌上的瞬间,屋子里便香气四溢,闻到的人莫名的觉全有暖洋流过,舒爽无比,就像是晒太一般。 隔空变物的手段,让一旁的张潮生、张林海,包括他们的母亲都瞪大了双眼,当然,他们三人的目光,更多的是落在那桌子上的珍奇果之上,他们虽然没有吃过,但是听过不少类似的传说,比如有的垂死之人吃了仙家的果,生死人白骨,更有的人还会直接羽化登仙。因此,果出现的一瞬间,屋子里的三人视线都被牢牢地吸引了过去。 其实…… 这些都是人们的杜撰,经过了不少文学加工,确实也有生死人白骨的果,但那些果,内中蕴含的能量极多,普通人吃了,一个不小心,很有可能会爆体而亡,生死人白骨,只能看运气,更不用说是长生什么的了,只是凡人对仙人的向往和无脑膜拜而已。其实……大多数的仙人,只是修行者,并没有凡人想象中那般,无所不能。大多数的修行者,也会死,也会病,跳不出六道轮回。就拿眼前的这些果来说,对修行之人的作用,和平常人吃水果,某种道理上来说,没什么两样,也是从果当中汲取能量,只不过是能量大小的诧异而已。 不过……这世界属于修行者的资源毕竟有限,因此,修行界对于资源的把控很是严格,普通凡人想要得到一枚果,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事,就算是一方富甲,没有仙缘,穷其一生财富,都难以找到一枚果,这也是为什么,寻常人迈入修行界的门槛,得意的只能是直属亲人,其他亲戚,完全无缘,不过现在水清漓已经收了张潮生为徒,那么这些果,张潮生的父亲、,也有福缘享受。 因此水清漓也不藏着掖着,拿出了一部分果摆在了桌面上,看着三人,开口道: “来吧?愣着干什么?坐下吃呗!” 【未完续】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麒麟说书 » 【家教动漫】林海潮生 (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