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休哥图片】单纯的干姐【美丽的小岛】

单纯的干姐【美丽的小岛】/

单纯的干姐
发布于:2022-05-29

,

第一章

,

小弟的干姐是小弟的高中同学,由于当时常常一起打打闹闹的,我们一些体接触,拥抱等等她完全都不在意她单纯的认为这是老朋友之间的,然而,干姐160公分的高,白皙的皮肤,C杯左右的部,总是让我魂不守舍更值得一提的是,干姐姐的声音非常好听尽管长相一般,大约及格标准,也足以让我心了

,

有次干姐电脑挂了,请我到府上帮她修电脑由于干姐近期准备要搬迁了,所以房间里有

,

“你的房间也太乱了吧??你的电脑呢??”我看着地的疮痍夸张的道

,

只见姐姐指了埋藏在纸箱堆的白色笔电,甜甜的说:“我的小白就给你医治了,我在赶一个案子,请你尽快瞜”

,

我先是备份了资料,习惯的扫,重整硬碟,发现了一个影片资料,全都是姐姐穿着随兴的居家影片看干姐毫不知的样子,应该是被人设下木马控视讯镜头而不自知吧!!

,

由于准备搬家的缘故,我没有桌子可以使用我当时盘坐在地上,体弯腰的解除电脑的疑难杂症我趁干姐注意力在与老板电话的同时,偷偷的备份一份影片好回家欣赏

,

“电脑修好了,快来赶案子吧”我从冰箱拿了一罐啤酒,轻松的道

,

“我赶案子,你好意思闲着吗??就顺便帮我按个摩吧”干姐对我做个鬼脸,占据了我修电脑的位置,开始设计绘图了

,

我原本不不愿的按着干姐的肩膀,但在萤幕的反光之下,我注意到干姐领口里的一片雪白于是我将干姐的头发顺到了右边,心不在焉的按着干姐的颈子,居高临下的凝视干姐的一片春光

,

干姐穿着粉色的半内衣,映在两颗雪白的部上,虽然干姐腰弯的很低,但碍于内衣太合,我始终探寻不到那山峰的顶点姐姐偶尔的作晃,让部与内衣之间有了一点缝隙,但由于光线不足,总是差了那幺一点?我决定改变一下战略,到楼下商店买了伏特加与柳橙回来加上干姐家的啤酒,我调了两杯深水炸弹一杯递给了正在与案子搏斗的干姐

,

“深水炸弹?怎幺老弟今天想睡我这喔?”干姐毫不在乎的喝了一口我随口道:“很久没调酒来喝了,一时兴起就调来喝了”

,

我自然知道干姐酒量不比我差,不过干姐有一个特点,就是一喝到混酒就会全发热就在半小时过后,干姐已经是大汗了我注视着干姐上的汗珠,一颗颗的往里移,我想里应该已经透了吧

,

果然过了不久,干姐独自回房间了也依照我的脚本换了一件T桖出来虽然这件T桖领口不如上一件来的宽大,但隐隐约约印出了,前的微凸两点我假藉给些绘图意见的坐在干姐旁边,眼睛却往仅约三公分的领口缝隙望去两颗饱的雪白部,又再度落在我的眼前!但由于没有内衣的支撑,型有点外扩所以依我的角度,只能看到干姐右的最高凸起处干姐的头偏大,有许多细微的颗粒凸起,深褐色的头带有微微的寒毛,真的很

,

“你今天就住我家吧,酒驾不太好”干姐边赶案子,边提醒着

,

我无奈的回道:“你东西都收拾得差不多了,还有床可以让我睡吗”

,

干姐毫不在意的道:“我的床还没收时阿,我们今天一起睡不就得了”

,

虽然以前也有跟干姐共床的经验,但那终究是一群人一起睡在一起,单独两人共处一床,可是有史以来第一次阿我又帮干姐调了一杯深水炸弹,然后自己这杯却是果+啤酒敲了一下干姐的酒杯道:“为了避免我打呼太大声吵到你,也避免你睡姿不良踢我起床,我们还是多喝一点吧”干姐白了我一眼,轻声道:“为了我的睡眠品质,你还是多调几杯来喝吧”

,

我如法制的,给干姐高酒的调酒,自己喝的却是比啤酒更不如的啤酒果看着干姐一脸嫣红,我知道今晚还很漫长看了一下走光而不自知的头,是否等等就能含入口中,一探滋味呢?看着始终专注在案子的干姐,我邪恶的想着

,

第二章

,

等的时间总是漫长,我跟干姐背对而眠,我却是一点睡意都没有尽管干姐喝了不少酒,但还是会担心干姐还没完全熟睡

,

还记得高中毕旅时,干姐睡姿非常不雅,而且非常难以叫醒事隔已久,也不知干姐是否改了这个坏习惯干姐此时穿着粉色的连睡裙,由于腿部弯曲、正对着我,裙摆已经快到了大腿根部,只要把头低下就能看见内了吧?

,

佳人就在枕边处,一边想着窥探干姐的裙下风光,一边想着出狼爪,好能在干姐的双峰之间,大肆但又担心吵醒了干姐,这几十年的将付之东流,一去不复返我轻轻的娜起子,把一只手搭在干姐的手臂上,我的小弟弟距离干姐的只剩一个拳头距离了在天人战之中,迟迟不敢行

,

不知过了多久,干姐的呼吸越来越沉我巧妙的运用干姐拉棉被的同时,手掌下,小弟弟轻轻一顶,贴在干姐的上的触,让我小弟弟瞬间膨胀手掌终于落在前处,虽然隔着睡衣,但完全能受到首最顶的突起我手指轻轻的按压,只觉得异常的,而且富有弹我解开内的钮扣,掏出小弟弟,贪婪的往干姐的再次进攻望战胜了理智,我轻轻拉开了干姐的裙摆,出粉色的蕾丝内

,

蕾丝内的触,比睡裙更来的销魂,在我不断的挤压之下,我的分泌物沾了干姐的内狼爪也进领口里面,受双峰的轻干姐的皮肤保养得很好,像是婴儿肌肤般的细腻、顺我轻干姐的房,受温暖的部在我手间来去的淘气偶尔轻前凸起的娇红,让指尖在首不停的转,好能受头变硬变小之间的微妙变化

,

干姐突然翻正对了我,我在领子里面的手差点扭到我将手抽离衣领里面,抱着干姐的腰,小弟弟往干姐的大腿深处刺去干姐的大腿就像部一样细腻嫩,在我与干姐大腿第一次亲接触的瞬间,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这真的太销魂了我努力了许久,终于将整根小弟弟落于干姐的两腿之间此时干姐着我的小弟弟,我隔着内轻轻的抽干姐还是一脸安详的睡着,就在我天人战,是否要在此刻将干姐拿下的同时,干姐体抽了一下我赶紧翻躺平,就在我祈祷干姐不要醒来的同时,干姐也来个翻,整个人压在了我的上

,

当时干姐单脚跨在我的腰间,头躺在我的左膛,手扶着我的右肩,好一个侣的睡姿我的小弟弟不时的顶到干姐的大腿,始终硬不下来把干姐就在此刻吃掉,总觉得不大现实,我实在无法承受决裂之后的后果但要我就如此乖乖睡觉,我也是不能接受

,

我顶着干姐的大腿,受着皮肤之间的细嫩一手着干姐的,一手套弄着小弟弟,不久喷在干姐的大腿上空气中飘着糜烂的气味,我用力的往干姐了一把,眯眼装睡干姐悠悠的起床,看到眼中的场景,不免吓了一跳其实我的内心也是担心害怕,不知道干姐会如何反应

,

干姐先是清理了一下大腿,然后拿起纸巾轻轻的帮我做起清洁干姐擦拭的很细心,头时不时得被触碰,不免又硬了起来如果按照小说的节,干姐应该是会被我的小弟弟给吸引,然后开始另一个大战但现实总归是现实,干姐完全无视我硬挺的弟弟,直接将我的弟弟抓进我的内放好自言自语道:

,

“是我睡姿太差,让小弟起了理反应吗??”“好在我先起床,不然被小弟发现不就尴尬死了”

,

干姐单纯的以为我睡着了,毫不防备的在我面前换起内来我眯着眼,全程目睹短短几秒钟的过程原来干姐是只白虎,在干姐抬腿的瞬间,我看到了一片粉红难不成干姐的经验并不富吗??就在我意跟干姐做之中,我沉沉睡去了

,

隔日,我与干姐都装没事般正常的流着看着干姐无邪的眼睛,我不免对于昨晚的作为到愧疚干姐忽然不经意的弯腰,出了雪白的部及两点娇红后我知道,我对于干姐的想法,不可能再像从前一样单纯了握了握口袋中的随碟,我想来日方长,一定有将干姐拿下的一天

,

第三章

,

终于回到了家中,我迫不及的拿出随碟,里面只有三个档案距今最远的日期约为一个月,最近的日期为5天前我从一个月前的档案开始看起

,

画面中,干姐穿U领T桖,坐在电脑桌前,若有所思时不时的打字,一切都是如此正常我把画面快转了一点,刚好闪到干姐衣服的瞬间蓝色的托着干姐的C,随着干姐走入浴室,影片也为之结束我迫不及的点开第二个档案

,

第二个档案只见干姐在整理房间,莫非有客人要来吗??我把画面快转了一点,发现我与干姐的共同好友─依依,出现在画面依依上永远挂着笑容,高不高约155公分,却拥有Dcup的围体重约48公斤左右,有点的很可,我都取笑她为“童颜巨婴儿肥”

,

乾姊拿出了一个大提袋,取出了一件件的比基尼莫非他们打算在房间挑选泳衣吧?依依挑选了一件红色的比基尼,毫不迟疑地起了上衣,出了粉红色的,不愧是大依依,尽责的托住了部,啪啪一声,随着肩带落,大依的部落在了我的眼前D坚挺的立足着,随着体晃,部也跟着晃着,但不知是否是保养不良,部有着些许外扩头颜色褐色偏黑,看样子依依的男朋友应该很常耕耘播种才是

,

干姐也了衣服,出了白嫩的C,我不免比较两人的房起来,依依的部虽然稍微外扩,但是依然坚挺头比干姐大了一些,跟依依打应该会爽翻天才对干姐的部虽然小一号,但比依依来的白皙,有弹一手可掌握,起来的触,至今难忘

,

就在依依准备掉子时,画面一黑,视讯已经完全结束不知道是否是笔电忘记充电我重复观看了好几遍后,打开了最后一个档案

,

画面中,干姐与他的老板在电脑面前讨论着专案干姐专注的画起绘图,老板眼睛直直的落在干姐的衣领里面虽然镜头看不出干姐衣领的春光,但看着老板的表,应该是大有收获才是

,

“小鱼阿(干姐的昵称),你这个专案做完就要离开公司了吗??”老板眼睛注视着领口内,不声色地问道

,

“老板,你也知道我准备要搬家了,等我安顿好咱们再连络瞜”

,

老板闻言若有所思,忽然抱住了干姐,贪婪的着干姐的脖子不放“小鱼,我喜欢你很久了,给我好吗?”

,

干姐使劲的反抗着,但仍然抵挡不住老板猛烈的进攻老板的手已经入乾姊的领口中,大肆了起来

,

“不!!!我不要!!你快放开”乾姊还没说完话,嘴已经被老板的嘴给堵上,呜呜呜的发不出声音来

,

老板想强干姐的子,但碍于干姐持续反抗,紧牛仔仍在干姐的上,无法轻易下老板下了自己的子,掏出了那根邪恶的武器,往干姐的嘴上进攻只见干姐嘴紧闭,任老板的巴在脸上及嘴上游回看着干姐的嘴沾着老板的分泌物,牵出一条细细的长丝,我不免兴奋了起来

,

老板打了乾姊两个巴掌,干姐吃痛得叫了一声,在干姐张开嘴巴的瞬间,老板体一挺,把巴塞入了干姐的嘴中老板不理干姐死命的挣扎,单手压制干姐的头顶,使命的抽乾姊深锁眉头,表看似非常的痛苦,不时发出咕噜咕噜的口水声老板出得意的神,招招深喉咙,也不管干姐痛苦的神乾姊咬牙咬了老板的巴一口只见老板一声尖叫,退出干姐的嘴巴,倒地哀嚎着乾姊趁机逃离现场,反锁房间

,

良久,老板站了起来,整理好衣物朝房间大喊:“这个案子你可是签合约的,一个礼拜你不出来,我们就法院见吧”

,

老板也不管在房里默不出声的干姐,朝着镜头出得意的表后,独自离开了干姐家

,

看样子,在干姐笔电里面安装偷窥体的,就是干姐老板无误了干姐明天就要回公司缴案子了也不知道现在的进度如何??

,

想着干姐被老板欺负,却不见她有报警或是跟我们提起应该是怕事之人了,将干姐拿下的把握又大了一些我打起电话,约了干姐及依依,打算今晚一起到干姐家煮火锅由于我们常在干姐家聚会,两人都不疑有他的答应了

,

我望着老爸私酿的陈年小米酒,今晚应该是个不眠之夜了

,

第四章

,

我与依依一起来到了干姐家,只见干姐披头散发的继续赶着绘图

,

“姐,怎幺这次案子赶这幺久?老板刁难你吗?”

,

“可不是吗,那个王八一直推说看不懂我的设计,非要我去公司解释不可”

,

“那就去公司一趟不就得了”我明知顾问的答着

,

干姐白了我一眼,忽然眼睛一亮,出了招牌小恶魔笑容,开心的说:“我今天要喝到烂醉,小弟你明天就帮我把档案给王八猪头吧”

,

“虽然我也有学过设计,但跟你们专业的比,还是有落差吧??怎幺不请依依帮你拿过去?”

,

依依此时正在拿纸箱铺地板,出前一片美好,随口答道:“我应该是第一个醉的吧,你们两个PK,最后倒的,去案子不就得了”

,

三个人互相推拖了许久,依依已经把配料清洗干净我倒好了三杯红酒,邀请干姐一起入席“咱们举杯,为我们10多年的乾一杯吧~”

,

三声玻璃杯的撞击声,留下了三只空的杯子依依与干姐坐在我的左右两侧,对我毫无防备的两人,皆穿着居家上衣与宽松的短我趁着两人喝酒的瞬间,开始视起边两位佳人

,

依依穿着白色的宽口上衣,在的空档,前开出了一个大洞,红色的半内衣,紧紧的托着依依的部,依依的D在内衣的衬托下,显得更为集中深不见底的,好像在跟我小弟弟式威似的,让我小弟弟起了反应

,

回头看了一下干姐,干姐穿了一件白色的Polo杉,由于钮扣没有完全解开,领口出的范围有限但白色的上衣,让里面的黑色内衣透的隐隐约约,宽松的牛仔短,也出了雷丝边的黑色小

,

看着春光无限的两人,我的小弟弟一直立挺着,好在穿着的子还算宽松,没有被两人查出丝毫不对劲我拿出了小米酒,为两位佳人添了个大杯,依依不愧是大无脑的代言人,也不管厚劲多强,仰头一饮而乾干姐轻抿一口,拿起酒杯往房里走去

,

“我还是先把案子弄好再一醉方休吧,你们两个人就当自己家,不要客气喔”

,

随着干姐走进房里,半醉的大依还不知防备的吵着要继续喝

,

“依依你喝醉了…”虽然我嘴巴如此说着,手里的酒瓶已落依依的酒杯中

,

“我没有醉,我还能走直线呢”只见依依一口干了小米酒,东倒西歪的往厕所走去

,

我连忙跟去了厕所,只见依依抱着马桶,希哩哗啦的吐了起来我经拍依依的背,好让依依能吐得更顺畅一些我顺了顺依依的头发,假借怕吐到头发之名,行偷窥子之实看着依依的大不时的晃,真想就地把依依推倒在地依依的颈子,因呕吐的关系流下些许呕吐物,我连忙拿起纸巾帮忙擦式此时依依单手往背一,解下了内衣的扣子

,

“这件内衣憋死我了,还是掉舒服”

,

只见依依不顾一旁呆住得我,把内衣从衣服里拉了出来用手擦了擦嘴巴,双眼迷蒙的看着我

,

“扶我回去吧”

,

依依的体靠在我上,我勾起依依的手放在我脖子上,左手一,落在依依左腋下处随着走路时的晃,我的左手也受到依依部的波滔汹涌

,

干姐的房门仍紧闭着我将依依放在纸板上,手开始不规矩了起来

,

“依依,我帮你按摩喔…”

,

此时依依双眼紧闭,嘴里不知呢喃着什幺,我狼抓进依依的衣服里,把玩起依依的部D杯果然如此不同,一手根本无法掌握我双手齐下,将依依的部大似像是糬般的有弹我急忙掀起依依的衣服,出大的房与偏黑色的头我头一低,轻轻的舔起依依前的凸起,手也没闲着,一手握住依依的房,一手往依依子里前进

,

手指首先触碰到的昰浓的毛,我探索了一下,在大上到了些许的水看样子,这妮子也了我手指在洞口徘徊,时而挑逗依依的地,时而过轻轻弄依依的叫了起来

,

“恩…阿阿阿…”我怕惊扰到干姐,连忙用嘴堵住依依的双受到ㄧ片与,我将舌头进依依的嘴里,不停的吸允着依依也有了回应,舌头与我纠缠在一起,顿时亲个难分难解我将老二翻出,让依依握着套弄将手指入依依的道深处,轻轻的抽着我受到ㄧ分与紧度,依依还会的望着依依的部不停的晃,我起跨坐在依依上,将老二向依依的双之间

,

“哦……”我忍不住轻叫了出来

,

我双手挤压着依依的子,小弟弟不停的弄着时不时轻依依的头,不久依依的子已被我的小弟弟弄了一片依依不停的着,看着依依在我跨下如此,我将小弟弟向依依般的小嘴在依依的嘴上着随着依依的叫,我将老二慢慢的推进依依的嘴里,受到了一片温暖终于整根入,依依也随着小弟弟的进入,舔了起来

,

依依的舌头时不时的扫过头,向马眼,时不时的吸允,让我抽的更加卖力“呜……”依依低声的声着,时不时的发出吸允的声音忽然之间将我老二整根用力吸住,彷佛婴儿吸般用力吸允“啪…啪…啪…”在依依的强烈进攻之下,我向依依的喉咙深处,将我的子子孙孙全都了出来我捂住依依的嘴,不顾依依的干呕,让依依把我的子全了进去整理好衣物后,不免也担心了起来

,

不管了,依依喝得那幺醉,是否能想起来都是一个问题我鸵鸟心态的逃避这个问题整理好绪,往干姐的房间走去

,

第五章

,

我轻轻的打开了房门,干姐一脸狐疑的看着我莫非刚才口爆依依的事被干姐发现了吗?

,

“姐,你还在忙呀?”我装成酒醉模糊的说着

,

“我刚忙完,正准备出去呢你刚刚跟依依在干嘛呢?”

,

我掩盖心中的慌乱,剧续装醉道:

,

“刚刚我跟依依喝太醉了,有意识的时候,发现我抱着依依睡着了”“醒来后就马上来找姐姐你啦”

,

干姐皱了眉头,若有所思的说:

,

“刚刚你们外面一直有奇怪的声音,还想问你发生了什幺事看样子你自己都没印象了”

,

“姐,我真的什幺都没印象了,我跟依依都醉了,现在换你喝了喔”

,

语毕,我拿起剩下约半瓶的小米酒,在干姐面前晃呀晃的

,

“姐,剩下的你要喝完喔”

,

只见干姐拿起酒瓶,轻轻打开了瓶盖轻声的道

,

“喝酒没问题,不然我一口,你一口好吗??”

,

干姐便仰头喝了一口小米酒,随手将酒瓶递向我挑了挑眉,似乎在对我说,该换我了我接过酒瓶,也轻吮了一口酒,把酒瓶转给干姐攻守换了几次,干姐的脸越来越红,我发觉我的视线也开始模糊不清了

,

朦胧之间,一个的躯拥抱着我脸像是被蜻蜓点水般,一点一点清凉芬芳我睁不开双眼,只能用力抱住上的温暖耳边时而传来叹息,时而传来厚重的喘息声上的衬衫扣子一颗颗被解了开来,我前的突起,传来阵阵的凉意,像是小蛇不停,又像是嗷嗷哺的婴儿,不停的吸吮我的手抓到了一团,传来了一声娇喘随后我的衣服被穿上,伊人已离开我的边

,

隔天醒来时,我与依依干姐三人一同睡在床上,我的举惊醒了在两旁的佳人,依依与干姐也相互起床一阵兵荒马乱之后,依依连忙飞奔出去上班留下我与干姐两人在房里收拾

,

“姐,昨天到底发生了什幺事呀??我们三个怎幺会睡在一起??”

,

“还不是你没用,一下子就睡着了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依依抱上床呢”

,

干姐话锋一转,拿起了随碟,要我帮忙转给他老板─大卫哥

,

虽然对于昨天有太多的疑惑,但先把偷拍的事解决也好,我收拾好东西,约了小陈,在大卫哥公司楼下碰面说起小陈,年轻时常常与我一起偷窥裙底,想不到竟然当起警察来了

,

“小陈阿,等等应该不会出错吧??”我略带紧张的问道

,

“安啦,有我警察这分,不怕他耍什幺样”小陈拍拍补接的道说

,

进了公司,先是对接的柜台小妹抛个眼,讨到一个白眼后,便与小陈一起在会客室等大卫哥的到来就在我把笔电打开后,大卫哥也刚好出现了

,

大卫哥看也不看笔电一眼,口气不悦的道:“把档案给我后你们就可以走了,我现在可没时间看案子”

,

“大卫哥,我今天来除了缴档案之外,还有一件事想跟你谈谈”我点开了偷拍影片,似笑非笑的看着大卫哥

,

大卫哥,脸一阵青一阵白发抖的问道:“你有什幺要求可以商量,不要报警好吗??”

,

“我当然不会报警了,有些事,我还要请大卫哥多多帮忙呢”

,

大卫哥松了口气,疑问道:“你除了跟我要钱,还能要我帮什幺忙呢?”

,

“我要你拿这些影片去威胁我姐姐,你能做到吗???”我不顾大卫哥的惊讶,继续说道“这位是我的警察朋友,按我的计划我能保你没事但前提是你必须配合我”

,

“你到底想要我做什幺?”大卫哥疑惑的问着

,

“我要干我干姐,你的遗愿就靠我帮你完成了”

,

一个轻松暇意的夜晚,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

“老弟,你在忙吗??我跟依依有事想找你商量”电话里,干姐的声音显得特别的慌乱

,

“我现在家key资料,还是你们要过来一趟??”

,

“那我跟依依半小时左右到”干姐赶投胎似的挂了电话

,

看样子,大卫哥已经开始行了但至经我还是不明白,那一晚最后的一丝温到底是谁?是姐姐?是依依?或终究只是一场梦呢?就在胡思乱想的同时,门铃响了,开门没见到干姐,到是依依先出现了

,

我故作疑惑问道:“依依,发生了什幺事吗?怎幺这幺突然要约见面??”

,

依依状况外的答道:“我也不清楚耶,你姐姐说有很重要的事要跟我们谈”耸了耸肩接着道:“至于什幺事,我目前也不太清楚”

,

依依今天穿着连的长裙,领口略带保守,我略带失望,似乎没什幺看头闲聊了一会后,干姐终于出现了招呼了干姐入屋,姐姐随手了上的薄外套,里面穿的是一套可的睡衣看着前微小的突起,看样子干姐一接到电话后就急忙奔了过来,连穿内衣的时间都没有

,

我开门见山的问道:“姐,究竟是什幺事,这幺急的约我跟依依见面?”

,

只见干姐脸色发白的轻声道:“我跟依依换泳衣时被偷拍了”

,

干姐诉说了大卫哥拿她与依依在房间换泳衣的影片,威胁干姐与依依一起玩3p否则就要公布影片绝口不提她差点被强暴的经过

,

我开口建议道:“我看还是报警好了”

,

只见干姐害怕的道:“万一大卫散布了影片,我与依依不就没脸见人了吗”依依附和道:“还是私下解决吧,这种事闹上警察局好丢脸的”

,

依依与干姐自顾自的讨论,而我眼睛已经落向干姐领口里面的两点娇红不知是依依发现我的眼睛不洁,时而移体,挡住我与干姐之间讨论了整晚,终于决定要三人一起约大卫哥一同谈判

,

我想谈判当天一定能把干姐拿下,除非作者烂下面

,

第六章

,

我与乾姊和依依一同到了大卫哥的公司,由于是假日,公司里整个空的格外冷清按照当初的计划,乾姊被大卫哥单独请入办公室,我与依依只能在外面干着急着

,

“你觉得人渣大卫会提出什幺要求呀?”依依不安的问着

,

“不是要钱,就是要体吧??真的不考虑报警吗???”我试探的问着

,

依依答道:“报警不就会被警察看到影片了?我无法接受让这幺多人看我的体”

,

听到这个答案,觉得此计划更为妥当了,便有一搭没一搭的与依依聊着,希望大卫哥那边一切顺利等了许久,终于等到乾姊走出了办公室了乾姊勉强地对我们两个笑了笑,但眼神里却透漏着疲惫看到随后走出的大卫哥向我比出一切顺利的暗号后,我们三人便离开了大卫哥的公司

,

我假装关心问道:“姐,你们在办公室里面到底谈了什幺??”

,

“我答应大卫在帮他完成一个案子……”姊姊心虚的答着

,

我继续追问着;“然后呢??就这样放过你跟依依吗?”

,

姊姊的眼神闪过了一丝慌乱,急忙的回道:

,

“我与大卫已经是多年的了,他不会对我怎幺样的”

,

我与依依相视而望,我看到依依眼神里面的担忧便对依依打个眼色,对乾姊说明我与依依还有事,要先行离开看着乾姊像行尸走的消失在人群中后,便要执行计划的最后一个步骤了

,

“你不觉得姐姐根本就是在说谎吗?”我假装担心的问着依依

,

依依担心的问道:“我也觉得事没有这幺简单,可是又能怎幺办呢??”

,

我提议道:“我们回去向大卫问清楚吧??”

,

得到依依肯定的回答后,我与依依再次回到大卫哥的公司里,准备完成计划的最后一个步骤

,

“你们又回来找我,请问有什幺事??”大卫哥开门见山的问道

,

我假装气愤的问道:“你到底跟我姐谈了什幺?为何她跟行尸走没两样??”

,

大卫哥惊讶答道:“她没跟你们说吗??她答应当我奴为期一年”

,

依依气愤的问道:“她怎幺可能答应你这种无理的要求呀!”

,

大卫哥淡定的回道:

,

“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呀,伟大的依依小姐,她为了保住你的清白,所以才答应我的条件的”

,

我急忙的问道:“难道没有周旋的余地吗??”

,

大卫哥诡异的笑了一下,回答道:“只要依依姑娘陪我一晚,我就放过你姊姊”

,

我与大卫哥都注意到依依若有所思的表,明白已经达到预期的效果了便开始藉故离场看到依依偷偷拿了一张大卫哥桌上的名片后,我知道计划一切成功,便心意足的离开大卫哥的公司

,

正所谓,机会是留给准备好的人,在我与大卫、小陈联手之下,依依与姐姐都单纯认为只要付出自己的体,便能保住另外一人殊不知,我们打算各个击破,来个一网打尽

,

按照计划,大卫哥分别约了姊姊与依依前往汽车旅馆,由小陈载送乾姊,大卫哥负责载送依依,我则是在汽车旅馆等着两位佳人的到来

,

首先到达的是大卫哥,他已经将依依的双手捆绑,戴上了眼及耳机,让依依无法察觉我的存在我与大卫哥相视而笑,三两下的把依依个光,两头恶狼准备吃下这头宰的羔羊

,

大卫哥首先发难,朝依依的大抓去,依依吃痛的叫了起来:

,

“好痛…可以轻一点吗??”大卫哥丝毫不顾依依的求饶,任意的把玩依依的大,不久依依部出现了一道道红色的抓痕看着依依痛苦的表,我也开始兴奋了起来,子一便往依依的小嘴塞去

,

“呜…呜…呜……”我不顾依依的受,直接将老二至喉咙深处,依依的小嘴完整的覆盖了我的,这觉实在是太美妙了大卫哥也没闲着,一边用手按摩着依依的,舌头也舔向依依的最后一块禁地依依的体不停地扭着,也开始认真的吸允我的老二,依依与大卫哥吸允的声音互相融,秽到一个极致此时我的来了,决定来点特别的我老二离开依依的小嘴,给依依短暂的休息后,我扳开我的,眼对着依依的小嘴稳稳地坐了下去可惜依依看不见,也听不着,我连忙拉起依依的耳机,向大卫哥打了个眼色

,

大卫哥发号施令道:“出你的舌头出来舔,舔到我意为止”

,

依依缓缓地出舌头,我随着依依舌头摆,慢慢的移我的眼,终于一阵触电的觉传遍全,龙的觉原来是这幺的爽就在我享受龙的同时,大卫哥将依依的双脚一拉,腰杆一挺把依依干得哇哇大叫

,

“阿…………轻一点……呜……呜呜……不要……”

,

由于我还坐在依依的嘴上,导致依依讲话含糊不清我随着大卫哥抽的节奏,双手不停地拍打依依的大让依依时而叫,时而尖叫,好不忙碌

,

此时小陈终于抱着乾姊来到了房里,由于事先都已计划好,乾姊到房里时与依依一样,皆已戴上耳机、蒙上双眼,双手也已经被捆绑住望着乾姊不整的服装,想必小陈在路上已经对姊姊上下其手过了

,

我不的瞪了小陈一眼,小陈装作没事的将乾姊放在床的另一侧,便舔起依依的头起来我望着面无表的乾姊,觉得现在不是浪费时间在计较上的时候,便离开依依的小嘴,往乾姊的上扑去

,

我贪婪的闻着姊姊上的气息,体不停的在乾姊上摩擦着望着姊姊雪白的颈子,我忘的了下去姊姊不停的挣扎,这更加激发我占有的望,啾了一声,我在姊姊的脖子上种了一颗又红又大的乾姊被我的举吓了一大跳,在她愣住的空档,我撕开了她上唯一一件单薄的衬衫,出了白色的内衣,与又白又嫩的部

,

虽然乾姊的部不是第一次看到,也不是第一次探索了,但却是第一次这幺直接的亲接触我随手把乾姊的内衣给掉,出了小巧可的头,我忍不住用力吸允着

,

乾姊吃痛的求饶道:“阿……轻一点好吗???”

,

此刻的我,看着乾姊脖子上大的,决定在乾姊部上多留下几组痕迹

,

“阿阿…………阿……………不要…不要……”乾姊不停的哀号着却让我的老二更加的兴奋

,

我将乾姊的内一扯,看到久违的白虎,粉红的小中,流出了些许的我连忙将老二抵住乾姊的口,像是温暖的吸盘,让我的老二好不痛快乾姊似乎是明白了些什幺,连忙大喊:

,

“没戴套子不要放进来…!!!!!!”

,

戴套还能叫做做吗??我不理会乾姊的请求,腰杆一挺,入乾姊的小之中紧实的小瞬间包覆我的老二,实在是太舒服了,我忍不住叫了出来

,

“喔………………”这实在是太美妙了

,

我以九浅一深的方式,慢慢地享受乾姊曼妙的体,姊姊似乎也了,双脚着我的腰不放紧实收缩的程度更上一成,让我差点了出来合了几百下后,我决定换成后背式结束今天的第一发“击”

,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

我猛烈的进攻乾姊的小深处,此时大卫哥已经站在乾姊面前,腰杆一挺整根老二落入乾姊的嘴中

,

“呜………不要…………………呜呜……………”

,

大卫哥不顾乾姊的求饶,反而加快速度,不久乾姊嘴角流出了一串白色的看到此景我也按耐不住了,决定加快脚步来个体内

,

隔壁的小陈此时正在对依依玩着,整个房里越来越秽

,

依依觉到火山即将爆发,赶紧求饶:

,

“不要!!!!不要在我脸上…………”依依觉到火山即将爆发,赶紧求饶

,

小陈腰杆一挺,枪管抵着依依的小嘴,出了一道道又白又浓的看样子换我了……

,

乾姊似乎明白我的意图,试图求饶着:

,

“拜托你,不要进来……”

,

“不要…………我会怀孕的……………”

,

“阿……………拜托你赶快移出去………………”

,

我不顾乾姊的请求,蓄势发的出我的千万雄兵乾姊无力的趴在床上,像是作恶梦的喃喃自语我们三个男人相视而笑,恶梦还没结束呢…

,

【全书完】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麒麟说书 » 【一休哥图片】单纯的干姐【美丽的小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