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风暴】淫语夏令营

淫语夏令营/


对邱嘉燕来说,暑假永远是那么地有趣,她是新竹市立光华国小的学生,今年要昇五年级,终于要进入高年级的她,心中总有些雀跃。
今年妈妈帮她报名参加儿童英语夏令营,一共五天四夜的,让她好高兴,妈妈还帮她买了十份礼物,准备和其他小朋友换纪念,想到明天就要开始,邱嘉燕几乎睡不着觉。
第二天,妈妈送她到集合的地点,再三嘱咐她要和其他小朋友好好相处,不可以太过顽皮,不听领队老师的话:「记得要听老师的话,和其他同学们一起玩哦!」
「妈妈,我知道啦!」邱嘉燕愉快地回答着。
「陈老师,一切烦你了。」
为领队的陈力扬回答说:「邱太太,您放心吧!我们会好好照顾她们的。」
就这样,邱嘉燕的妈妈离开了。
不一会儿,儿童英语夏令营的车也到了,陈力扬集合所有的小朋友排队上车,向目的地溪头青年中心出发了。
——————————————————————————–
在车上,邱嘉燕认识了就读于西门国小五年级的萧雅卉,两个人快乐地聊着学校中的趣事,不知不觉地车已经开到了溪头。
陈力扬对小朋友们说:「各位小朋友,我们现在看到的就是溪头青年中心,这一次呢!我们大家要在这里一起学习英语、一起游戏、一起营,大家高不高兴」
小朋友们异口同声地说着:「高兴!」
「好,大家都很高兴,老师也很高兴有机会认识你们这些聪明的小朋友,不过呢!大家要记得,这里是公共场所,我们要惜她的环境,不可以破坏这么美丽的地方,大家知不知道」
「知道。」又是一阵异口同声的回答。
「好,那我们现在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下车集合排队。」
就这样,一个快乐的夏令营开始了。
完第一天课之后,老师分配住宿的房间,邱嘉燕和萧雅卉正好分在同一寝室,所有人都分到房间,老师说:「各位小朋友,今天和明天我们都是住在中心里,大后天起,我们要营两天,记得老师说过的话,不可以乱丢纸屑、大声喧哗,现在你们可以自由,晚上六点集合用餐,七点半到九点,一样是自由,你们可以打电话、洗澡、看电视,好了!欢唿一声后解散,解散!」
晚餐后,邱嘉燕和萧雅卉一起边走边聊,回到房间里去。
「嘉燕,妳要看电视吗」
「不要,妳呢」
「我也是,可是好无聊哦!」
「对呀!都不知道要做什么」
「妳想不想打电话回家」
「才第一天,我想明天再打吧!」
「也好,那我也明天再打吧!」
「可是这样又沒事做了。」
「不如我们一起去洗澡吧!」
「好呀!」
小女孩们经过慎重讨论之后,终于决定要做的事了,两人准备好便一起进入浴室内,开始下上的衣服,萧雅卉打开水龙头放水,邱嘉燕下自己的内后,先进入浴缸里去,萧雅卉一看,也赶忙下内进入浴缸。
「雅卉,妳已经有部了耶!」
「嗯!好讨厌哦!害我都不敢挺走路。」
「我妈妈说女孩子一定会长的耶!」
「我知道呀!可是班上的男生都笑我,好可恶喔!」
「別理他们嘛!咦妳这里怎么有毛毛啊」
「喔!我也不晓得这是什么时候长的」
「还好我沒有,不然好可怕。」
「对呀!」
萧雅卉往浴缸坐下时,邱嘉燕看到了萧雅卉的小,邱嘉燕说:「哇!妳这里的样子好奇怪耶!」
萧雅卉说:「会吗」
「嗯!不然妳看看镜子,再跟我的比比看。」
萧雅卉怀疑地站起来,走到洗脸槽旁,抬起右腿望镜子里瞧,说:「不会呀!怎么会奇怪呢」
邱嘉燕也抬起右腿,指着自己的户说:「妳看看我的,我沒有呀!」
萧雅卉一看不禁笑了出来。
「妳笑什么」
「妳骗我,妳的也一样。」
「真的吗」邱嘉燕也怀疑地站起来,走到洗脸槽旁,抬起右腿望镜子里瞧了后说:「怎么会这样子啊」
「说不定女生都是这样子的。」
「也许吧!明天我们去问杨老师,说不定她知道。」
「好啊!」
「我洗好了,妳呢」
「我也是。」
「那我们出去吧!」
「嗯!」
第二天早上,邱嘉燕和萧雅卉一吃完早餐便去找杨老师,可是杨老师不在。
陈力扬便问:「妳们两个有事吗」
「老师,我们有事要问杨老师。」
「什么事呀杨老师去准备明天营要用的东西了,问我也一样啊!」
「老师,你是男生耶!」
「对呀!」陈力扬还沒搞清楚,以为她们两人要问学英语的问题,便说:「可是杨老师懂的,我也都知道啊!」
「这样啊!」萧雅卉说着,眼睛看了看邱嘉燕,意思是要邱嘉燕来问。
邱嘉燕便问:「老师,我们是要问有关洗澡的事。」
「洗澡啊洗澡叫做 Take a bath ,淋浴叫做 Take a shower ,知道了吗」
邱嘉燕和萧雅卉差点沒笑到蹲下去,邱嘉燕说:「老师,我们不是要问英语啦!」
「那是什么事呢」陈力扬脸茫然的说:「是不是浴室不能用啊我去和中心的主任说。」
「也不是啦!」萧雅卉笑着说。
「那不然是什么问题呢」
邱嘉燕笑着对陈力扬说:「我们是想问杨老师关于体的事。」
「哦!那问我也一样啊!老师是体育系毕业的,什么问题问我,都可以告诉妳们。」
「真的吗」邱嘉燕怀疑地问。
「当然是真的,要是老师答不出来,就请妳们吃冰淇淋。」
「好啊!老师,那我要问了哦!」
「妳问吧!」
「老师,女孩子的那里都一样吗」萧雅卉问。
「啊!妳说哪里呀」
「就是尿尿的地方嘛!」邱嘉燕抢着说。
陈力扬这才明白她们的问题原来是这个,于是他说:「不一定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样子吧!」
「可是我们昨天晚上一起洗澡时,我看到邱嘉燕的跟我的一样耶!」
「然后呢」
「我以前跟她的不一样啊!怎么会变成一样的呢」邱嘉燕说。
「妳们说了半天,我也不清楚什么一样不一样的不如这样吧!妳们把子掉,老师帮妳们看看,到底是不是一样的」
「好啊!」邱嘉燕说完便把子全了。
萧雅卉则是伊也不,陈力扬便问:「萧雅卉,妳怎么不呢这样老师沒办法帮妳们啊!」
「对嘛!雅卉,我都已经掉了,妳不,老师怎么帮我们看呢」
「好吧!我。」萧雅卉嘟着嘴说。
一会儿过后,萧雅卉也将子全掉了,陈力扬便说:「妳们说哪里一样啊」
「邱嘉燕,妳跟老师讲嘛!」萧雅卉小声地说。
「嗯!老师,」邱嘉燕指着自己的户说:「就是这里面呀!」
陈力扬说:「妳们这样站着,老师看不到,躺到床上去,把腿张开让老师看看。」
邱嘉燕和萧雅卉听陈力扬这么说,便先后躺上床去,并且张开双腿等陈力扬帮她们。
陈力扬首先看了看邱嘉燕的户,再看了看萧雅卉的户之后说:「妳们的那里不太一样啊!」
「老师,是真的吗」萧雅卉问。
「是啊!」陈力扬回答:「萧雅卉,妳那里已经长毛了呀!邱嘉燕的还沒有嘛!」
「老师,那里面呢」邱嘉燕问。
「也不太一样。」
「可是我们都看不清楚自己的那里呀!怎么知道老师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萧雅卉不相信地说。
「沒关系呀!老师有办法。」
「什么办法呀」邱嘉燕问。
「老师帮妳们用宝丽来相机拍照,一会儿之后,妳们看照片就知道了。」
萧雅卉说:「老师,能不能不要拍呀」
「可以呀!妳们相信我说的话就可以呀!」
邱嘉燕说:「那冰淇淋就沒有了。」
陈力扬一听便说:「对呀!老师赚钱不容易,要省一点用。」
两个人一听便说:「老师,帮我们拍吧!」
于是陈力扬拿出了宝丽来相机,对着邱嘉燕和萧雅卉的户连续拍了几张特写镜头。
一会儿之后,相片显像出来了,邱嘉燕和萧雅卉一看,说:「真的不太一样耶!」
「妳们看,老师是不会骗人的。」
邱嘉燕则念念不忘冰淇淋,问道:「可是老师,人家想吃冰淇淋耶!」
陈力扬一听便说:「不行啦!老师帮了妳们,还要钱请妳们,这样太不公平了吧!」
萧雅卉也在旁边说着:「老师,人家也想吃耶!」
「这样啊!那除非…。」
「除非什么」邱嘉燕马上问道。
「除非妳们愿意掉上的衣服,让老师拍照。」
「雅卉,妳要吗」
「如果妳要,我沒关系。」
「那赶快衣服吧!」陈力扬说。
邱嘉燕和萧雅卉几乎像比赛一样快地掉上的衣服,陈力扬急忙拿起宝丽来,连续拍了几张,再放进底片继续拍。
不久,陈力扬便拍了将近一百张的照片,可是底片已经用完了,于是陈力扬说:「糟糕了,沒有底片了,这样我只能请一个人。」
「老师,你骗人。」
「是真的,妳们看,真的沒有底片了。」
邱嘉燕和萧雅卉对看了一下,两人都出望对方放弃的眼神,陈力扬一看,便说:「算了,妳们只要继续听话,老师不但请妳们吃冰淇淋,还请妳们吃麦当劳。」
「真的吗」
「老师说话一定算话。」
两个小女孩高兴地说:「谢谢老师。」
「不客气。」
萧雅卉问道:「老师,你刚才说要我们继续听话,是什么事呢」
「先等一下,」陈力扬回答说:「今天好热,老师一下衣服再告诉妳们。」
陈力扬说完便将上的衣服、子得一干二净,说:「萧雅卉、邱嘉燕,妳们过来老师这边。」
萧雅卉和邱嘉燕听话地走过去,陈力扬指着自己的说:「现在妳们两个跪下来,用舌头舔老师这里。」
邱嘉燕和萧雅卉都听话地出舌头来舔陈力扬的,两片的小舌头舔在头上,陈力扬一下子就兴奋了。
「老师,你这里怎么变这么大呀」邱嘉燕问。
「对呀!还变得好硬耶!」萧雅卉说。
陈力扬说:「快点继续舔,別问这么多。」
邱嘉燕和萧雅卉继续地舔着陈力扬的头,不久,陈力扬的马眼流出一透明的体,陈力扬便叫萧雅卉和邱嘉燕互相舔对方的户,自己则在一旁一面观看,一面打手枪。
一会儿之后,陈力扬说:「好了,躺下来让老师检查一下。」
邱嘉燕和萧雅卉一听便躺了下来,陈力扬又说:「用力把腿张开,这样老师才能详细检查妳们的那里。」
「老师,你要检查什么呢」
「检查妳们是不是乖孩子啊」
「要怎么检查呀」
陈力扬回答道:「等一下老师要把这个进妳们那里面,如果妳们不是乖孩子,就不会很痛,如果妳们是乖孩子,就会很痛,如果妳们真的是乖孩子,老师回到新竹就请妳们去麦当劳。」
「老师,你说的是真的吗」萧雅卉问。
「当然是真的,妳们谁先来」
萧雅卉看了看邱嘉燕之后说:「老师,我先来好了。」
陈力扬便将萧雅卉的双腿分开,用手握着自己的对着萧雅卉的户,在萧雅卉的核上下摩擦,一会儿之后,萧雅卉说︰「老师,我怎么觉得越来越热了呢」
陈力扬这时根本沒时间理她,他正在享受着以前未曾嚐试过的幼嫩户,陈力扬试着将挤入萧雅卉的户中,谁知道头才刚刚进入道口,萧雅卉便痛得哭了出来,连连叫道:「哎呀…!好痛…啊…!老师…,求求你…停…下来…,不要…再……进来了…。」
陈力扬这才停止继续入的作,看了自己的头上有着一丝血迹,连忙对萧雅卉说:「好了,不哭了,老师知道妳是乖孩子了,老师会带妳去麦当劳。」
萧雅卉才擦着眼泪说︰「谢谢…老师…。」
陈力扬接着说︰「不过,妳要忍耐一下,因为老师还沒检查完。」
「那还要多久呢」
「还要几分钟,不过再检查一会儿妳就不会痛了,而且以后会很喜欢让老师作检查。」
「老师,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嗯!老师绝对不会骗妳们的。」
「好吧!我再忍耐一下,老师,你要轻一点哦!」
「好,老师知道。」陈力扬说完又开始试着进萧雅卉的户,这次他把作放慢,轻轻地在萧雅卉的上摩擦着,过了不久,陈力扬便觉到头上一阵热流,他肯定这次一定可以轻易地进萧雅卉的户里了,于是再一次地向萧雅卉的户挺进。
「还会不会痛」陈力扬问。
「不会了。」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麒麟说书 » 【沙漠风暴】淫语夏令营